慎知资产余海丰:下跌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涨不回来的下跌

好买说:开年以来A股持续回调,美联储加息的预期叠加地缘政治冲突,导致市场避险情绪升级。慎知资产余海丰认为,看多的风险在于战争的不可预测性,以及短期内投资人情绪的负反馈。下跌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涨不回来的下跌。

过去连续三年的(结构性)牛市或许让人们忘记了,2018年,尤其是国庆后市场的绝望。10月,我鼓足勇气写了本公众号第一篇阅读量过万的文章,取了一个戏谑的题目:《来,笑一个!》,鼓励大家要乐观一点。

2020年1月23日,武汉封城的那一天,我告诉大家《不要“方”》,疫情应该可控;那年春节后,第一个交易日的头天深夜,我赶工了一篇《请保持嘴角上扬》,核心的一句:

只有涨不回来的下跌才可怕。如果能够涨回来,那么,短线的下跌就给了你低位加仓的机会,你应该开心才对。

当然,我也不是没有悲观过。比如,去年春节期间写的这篇:《合理的预期会带来更大的麻烦?》。看懂的朋友,都明白我对头部资产泡沫化的担心。

今年元旦发出来的展望:明确看好港股。背后的理由是:当A股热闹的情绪消退,大家会想起港股沉睡了多年的资产——再不济,也比现金强。

一个月前,我在各地路演,用了这张PPT:

想想真丢人。

事情的转折点首先发生在2月18日,发改委等14个部门联合印发《关于促进服务业领域困难行业恢复发展的若干政策》,在“餐饮业纾困扶持措施”中,特别指出外卖等互联网平台企业应进一步下调餐饮业商户服务费标准,降低相关餐饮企业经营成本。这一条直接击溃了港股外卖龙头,同时勾起了投资人去年的恐慌回忆,驱使港股科技指数一路下跌。

更重要的转折点,显然是俄乌冲突。

下跌并不意外。意外的是幅度。

不管是从俄罗斯股指开始暴跌的2月21日算起,还是从正式开战的2月24日算起,港股的跌幅居然超过了欧洲主要股指!各种解释,包括战争的不可预测性、可能的对中国的制裁、离岸市场的脆弱性、全球滞涨,这些我都明白,但我还是惊讶于投资人的脆弱。战争的可能恶化、滞涨不是港股所“独享”的担心,如果说担心对中国的制裁,我们发现A股核心资产的外资持仓是相当稳定的,为什么不见显著减仓?如果说离岸市场,中国台湾股市、韩国股市,外资占比都接近40%,在某种程度上算不算离岸市场?

联系到前文的“外卖龙头”被锤,一个显然不是特别针对互联网平台的政策,居然引起了惊弓之鸟般的卖盘,我只能说是:人穷志短。港股过去几年的持股体验实在是太差了,投资人太敏感了,经不起一点点的风吹草动!

换个角度,这种绝望的现状,是不是机会?

关于A股,虽然我元旦的展望,就表示出谨慎。但往下的空间我相信是有限的。基于下面这张图。

基于以下假设:

1、俄乌战争局限在乌克兰的领土,欧洲或者北约不会与俄罗斯正面冲突。(不得不说,正面冲突是有可能性的,但概率较小)。

2、中国不会被制裁。

我对未来的市场,尤其是港股表示乐观。理由很简单:估值足够便宜,隐含收益率可观。说人话就是:如果跌了,就当个股东吧,挺好的。毕竟看长一点,世界终究是和平的、向前的。

有人可能会觉得估值低这个理由并不足够(事实上是足够的,前提是盈利可持续),那再补充两点:

1、A股情绪低落,靠交易挣钱的难度非常高,港股的高股息(前提是股息可持续)资产至少比现金强;

2、自去年的中央工作会议以来,政策对互联网企业的态度显著转暖。大家可以自行去比较去年和前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关于资本部分的表述。还有1月28日网信办等四部门召开促进互联网企业健康持续发展工作座谈会的相关内容。

再引用一段芒格关于如何看待中国对互联网行业的监管的言论:

“我觉得,对于已经发生的事情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我并不想让美国的科技巨头变弱,相反,我希望它们可以有强劲的发展。当然,其他国家也会对自己的科技巨头公司感到非常自豪。我不希望互联网由外国公司主导,我希望看到强大的美国公司,因此,我对互联网的反垄断并没有那么担忧,我也不觉得这是坏的。”

看多的风险在于战争的不可预测性,以及短期内投资人情绪的负反馈。所以,“当股东”的前提是持仓的品种很硬,竞争力很强,即便短期因为外部环境的变化而低于之前的预期,一旦形势好转,就立刻是条好汉。一句话:

下跌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涨不回来的下跌。

世事艰难,不管是我们的同行,还是投资人,愿大家放松心情,共渡难关。

风险提示:投资有风险。相关数据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人请详阅基金合同和基金招募说明书,确认您自觉履行投资人的各项义务,并自行承担投资风险。

版权所有 好买Copyright © howbuy.com, inc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8003295号-1]

关于好买私募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使用条款 | 隐私条款 | 风险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