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瑞达利欧:周期性债务危机从何而来?又该怎么破?

好买说:达利欧认为,周期是一系列合乎逻辑、以固定模式反复发生的事件。在市场经济中,信贷扩张和信贷收缩推动经济周期的发展,一旦资金和信贷增长被遏制,或者贷款标准提高,那么信贷和支出增速就会放缓,偿债问题就会加速涌现,这时就接近于债务周期的顶部。管理债务危机的关键在于,决策者充分运用自身的政策工具,并有采取政策措施的权力,平衡协调债券债务人关系,使整顿债务问题的政治后果和其他后果尚可被接受。

我发现,每当我说起周期,特别是大周期、长周期时,人们都会惊讶不已,仿佛我在跟他们讲占星术一样。因此,我想强调的是,我讲的周期无非是一系列合乎逻辑、以固定模式反复发生的事件。在市场经济中,信贷扩张和信贷收缩推动经济周期的发展,其背后有完美的逻辑支撑。尽管各个周期的规律相似,但它们重现的方式和持续的时间不会完全相同。

化繁为简地讲,在任何时候,你一旦借钱,就会创造出一个周期。买一件你目前买不起的东西,你的消费必然会超出你的收入。借款时,你不仅是在向贷款人借钱,你实际上是在向未来的自己借钱。在未来的某个时候,你必须要降低消费水平,以偿还债务。这种先借款消费、后紧缩开支的模式与周期非常相似。对个人来说是这样,对一国经济而言也是如此。一旦借款,就启动了一系列机械性的、可预测的事件。

如果你玩过《大富翁》游戏,就很好理解债务周期在一国经济层面是如何运作的。游戏开始时,玩家手握大量现金,只有少量房地产,因此把现金换成房地产很划算。随着游戏的进行,玩家买入越来越多的房屋和酒店,当玩家停在别人的房地产上时,需要越来越多的现金来支付租金。这时,有的玩家被迫低价出售房地产来换取现金。因此,游戏初期是“房地产为王”,后期则是“现金为王”。擅长玩这款游戏的人都知道如何在游戏过程中建立房地产和现金的最佳组合。

现在,假设银行可以提供贷款,接收存款,游戏又会怎样发展?玩家可以借钱购买房地产,而把闲置资金存入银行以赚取利息,这反过来使银行可以放出更多的贷款。再假设游戏中的玩家可以通过信贷购买和出售房地产,承诺以后还本付息。如果《大富翁》的游戏规则变成这样,就几乎完美地复制了生活中的经济运行模式。举债购买酒店的资金数额会迅速增加,变成现有资金的数倍。而未来,持有这些酒店的债务人因要支付租金和偿债而面临现金紧缺的局面。银行也将陷入困境,因为存款人对现金的需求不断增加,要从银行取出现金,用于支付租金,偿还债务,而越来越多的债务人则难以按时还款。如果不采取干预措施,银行和债务人都将破产,经济将出现萎缩。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经济扩张和经济萎缩循环反复发生,为长期性债务大危机创造了条件。

在正常情况下,贷款会产生一个自我强化的上升运动,到顶峰后转而向下,进行一个自我强化的下降运动,触底后又逆转向上。在上升过程中,贷款支撑支出和投资,进而推动收入增加,资产价格上涨。收入增加和资产涨价会导致进一步借债,扩大在商品和金融资产上的支出。借债基本上会将支出和收入提升至超出经济生产力稳步增长所对应的水平。接近债务周期的顶峰时,人们预期以贷款维持的经济会继续以超越趋势的速度发展下去。这当然是不可能发生的,收入终将降至贷款成本以下。

一些经济体的增长严重依赖借债进行固定资产投资、房地产和基础设施建设,这些经济体尤其会受到大规模周期性波动的影响,因为那些长期资产的快速建设是不可持续的。如果国家需要改善住房,那么住房建设的增量需求自然会随着住房的建成而下降。随着住房支出增速放缓,住房对经济增长的影响也会减小。假设你要建造一座办公大楼,在大楼建设期间,你的年均支出为1000万美元(用于雇用工人,购买钢筋和混凝土等)。大楼竣工后,年均支出将降至0美元,对工人和建筑材料的需求也将降至0美元。届时,经济增长、收入和偿债能力将取决于其他需求。债务融资的房地产、固定投资和基础设施建设拉动经济强劲增长,之后需求增速放缓,债务挑战出现,从而导致经济下行。这类周期常常出现在新兴经济体,因为新兴经济体存在大量的建设需求。

进一步推动新兴经济体周期性发展的因素是收入水平的相对变化所带来的竞争力变化。通常情况下,新兴经济体的劳动力非常廉价,基础设施极不完善,因此它们热衷于进行基础设施建设,增加出口,提高国民收入水平。但随着这些国家的收入水平提高,其工资的相对竞争力会下降,出口增长率自然会放缓。这类周期的例子有很多(例如,过去70年日本所经历的经济周期)。

在泡沫阶段,不计后果的贷款和不切实际的预期带来大量无法偿还的债务。在某个时间点,这种状况会被商业银行和中央银行察觉,泡沫开始收缩。泡沫形成的一个典型表现是:越来越多的借款被用来还债,导致借款人债务负担加剧。

一旦资金和信贷增长被遏制,或者贷款标准提高,那么信贷和支出增速就会放缓,偿债问题就会加速涌现,这时就接近于债务周期的顶部。同时,央行意识到信贷增长过快,已经到了危险的地步,于是开始收紧货币政策,遏制信贷增长,进而导致债务周期加速下滑(即使央行不采取措施,债务周期也会下滑,只是下滑的时间会推迟一些而已)。无论在哪种情况下,当偿债成本(即还本付息的成本)超过维持支出的借款时,债务上升周期就会逆转。不仅新增贷款的增速放缓,借款人的还款压力也会增加,还本付息明显难以为继,新增贷款进一步减少。支出和投资增速的放缓导致收入增长进一步放缓,资产价格下跌。

当借款人无法履行对贷款人的偿债义务时,这些贷款人就无法履行对其债权人的义务。决策者必须首先解决贷款人的问题。最极端的压力通常发生在高杠杆贷款人身上,其对无法还款的借款人有着高度集中的敞口风险。这些贷款人给整体经济和信誉良好的借款人带来连锁反应的风险也最大。这些贷款人以银行为主,但随着信贷体系日趋活跃,这些风险也扩展到更大范围的贷款人,例如保险公司、非银行信托、经纪自营商,乃至特殊目的公司。

这样的债务周期通常会产生两类问题。

(1)因借款人无法按期还本付息而产生损失。损失可能出现的形式有定期付款金额下降或债务价值减记(即同意接受低于欠款金额的还款),两种形式也有可能同时出现。例如,如果贷款人预期每年能从借款人那里获得4%的还本付息款,而最终只获得2%或0%,那么损失就是每年的还本付息款差额。如果债务价值被减记,则当年的损失会更大(可能会达到50%)。

(2)贷款以及贷款所支撑的支出下降。即使债务危机得到解决,过分举债的实体未来也难以维持危机前的支出水平。这种情况会带来的影响不容忽视。

能否妥善管理大部分债务危机,避免出现严重问题?

有些债务周期较为缓和,就像前行道路上遇到些许颠簸,有些则较为极端,甚至会导致车毁人亡。《债务危机》这本书研究的均为在过去100年间发生的极端案例,也就是造成实际GDP降幅超过3%的债务危机。通过研究这些危机本身和决策者可使用的政策工具,我发现在几乎所有的债务危机中,只要债务是以一国的本币计价,则决策者都有可能妥善处理。因为决策者拥有灵活性,可以把债务问题的不良影响分散到未来若干年,这样债务问题就不是大问题。在大多数情况下,债务危机之所以导致了严重的经济问题,都是因为决策者未能及时采取措施将影响分散化。即使是历史上最大的几次债务危机(例如,20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假如决策者能够进行正确的政策调整,也可以顺利度过。案例研究表明,债务危机最大的风险不是来自债务本身,而是来自以下因素:(1)决策者缺乏知识,或缺乏权威,难以做出正确的决策;(2)整顿债务问题带来了一些政治后果,在惠及一些人的同时,损害了另一些人的利益。我出版本书,正是为了降低这些因素的风险。

虽如此,我需要重申的是:(1)当债务以外币而非本币计价时,一国决策者分散债务问题的难度将大大增加;(2)虽然债务危机可以得到妥善管理,但一定会有人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

管理债务危机的关键在于,决策者要知道如何充分运用自身的政策工具,并有采取政策措施的权力,他们要知道每年的债务分摊比率,了解债务分摊中何方受益,何方受损,损益几何,从而令整顿债务问题的政治后果和其他后果尚可被接受。

免责声明:本文转载自瑞达利欧官微号,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

风险提示:投资有风险。相关数据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人请详阅基金合同和基金招募说明书,确认您自觉履行投资人的各项义务,并自行承担投资风险。

版权所有 好买Copyright © howbuy.com, inc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8003295号]

关于好买私募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网站地图 | 使用条款 | 隐私条款 | 风险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