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高瓴资本张磊:怎样应对市场的低潮期?

好买说:市场周期更替,张磊认为,市场低潮期是直面内心的好时候,更应该从什么是企业价值,什么是企业家精神等根本性问题去思考投资。同时,外部环境不佳时,往往也是真正有核心竞争力的企业脱颖而出时,投资人需要在大显身手与克服恐惧之间寻找平衡。

市场低潮期更需直面内心

外部环境不佳的时候,往往也是真正拥有核心竞争力的企业脱颖而出的时期。

高瓴资本的名字来源于耶鲁校园内的高瓴大道,以驻马店市高考状元身份进入人民大学学习国际金融之后,张磊也曾经循规蹈矩地在被分配的五矿工作,随后选择去耶鲁大学深造。

2003年非典时,国内互联网正在经历低潮,此时的张磊在一家全球新兴市场投资基金工作,主要负责非洲尤其是南非和东南亚的投资机会,之后又担任纽约证券交易所首任中国首席代表,并创建了纽交所驻香港和北京办事处。

这些经历为他后来创办高瓴资本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也让他有机会深刻理解中国正处于伟大变革之中,这样的环境正是他能发挥最大作用的地方。

2005年张磊创办高瓴资本,把主要投资目标放在亚洲和中国,这也是张磊认为最骄傲的一件事。“找到一群同样有激情的、靠谱的伙伴,大家从没有投资经验,彼此互相商量着一步步做出来”,张磊告诉投中网。

如今回想2008年金融危机,张磊认为那是“大显身手的机会”,当时所有的人都很恐慌,在那个时间节点,所有人都不敢做新的投资,都在卖股票。那一年,张磊带领高瓴资本出资5000万美元参与中国铁建上市定增,投资蓝月亮天使轮。

 “其实市场低潮期是直面内心最好的时候,真正去考虑什么是最好的企业和企业家,什么样的企业真正在创造价值,让我克服恐惧,收获良多;同时,外部环境不佳的时候,往往也是真正拥有核心竞争力的企业脱颖而出的时期”,张磊告诉投中网。

从2010年至今,高瓴资本投资案例数持续增长,尤其是在被视为资本寒冬的2015年和2018年,投资案例数均逆市增长。2018年也是高瓴资本的退出大年,共有17个项目退出,远超此前每年1-3个项目的退出量。

如今,寒冬仍在继续。高瓴资本已完成一只规模为106亿美元新基金的募资工作,张磊需要在大显身手与克服恐惧之间寻找平衡。

互联网新技术应坐副驾位

问:高瓴一共投资过多少项目?你觉得他们身上成功的共同特质是什么? 

张磊:目前高瓴共投资了200多个项目。这些企业家共同的特质我认为是“拥有伟大的格局观、坚定的执行力、实践价值创造的热情、时刻拥抱创新的勇气、洞察变化以及超强的同理心。” 

我们始终坚持“投公司就是投人,投团队”的理念,真正有格局观、有胸怀又有执行力的创业者是有限的。一个好的创始人、好的管理团队比商业模式更重要,因为商业模式可以计算和设计,而人的潜力却无法预估。

问:能否讲讲你和被投者之间的故事,刘强东、马化腾、李彦宏、药明康德李革、蓝月亮罗文贵等。

张磊:Pony、Robin和强东这几位是我们的长期合作伙伴,也都非常具有创造力和企业家精神。我和强东是人大校友,当时高瓴在研究电商,我们看到当时搞电商的大部分是轻资产模式,只有京东要做重资产,着重用户体验模式,跟我们理念一致,所以投资京东是水到渠成;Pony很温和、真诚,既有长远的眼光,又对技术细节非常关注,是个很有原则和同理心的企业家; Robin是我见过的极少的对“技术、产品管理、商业模式、资本市场”这几个方面都很了解的人,很理智。他敢于做和别人不一样的事情,也敢于做取舍。

我跟蓝月亮老罗总的儿子罗秋平更熟悉。他本来可以过非常安逸的生活,不用冒这么大的风险,但他的人生梦想就是成为中国日化的第一名,打败跨国公司。市场变化给了他这个机会,他也抓住了关键机会。他愿意放弃小富即安的一年一两亿利润的公司,不惜在头一两年把公司做亏损,从而开辟出一个新天地,这是伟大格局观的很好体现。

问:在你投资过的案例中,“爱屋吉屋”在这几年的市场表现并不理想,高瓴有进行过复盘吗?

张磊:还是要对基本原则和规律有所敬畏。互联网进入传统行业不是“颠覆”那么简单,不能忽视传统行业的规律和特点,而应该是以“+互联网”的心态去学习传统行业的优点和长处。互联网新技术应坐副驾给传统行业赋能,而不是抢传统行业的司机座位。

问:对你而言,被投企业变成合作伙伴和竞争对手,是一种什么感受? 

张磊:我把投资大致分为两类,一种是“零和游戏”,一种是“正和游戏”,即共同把蛋糕做大。我个人不相信零和游戏是有价值的,有更多的人跟我们一块把蛋糕做大才是很好的事情。我们主要关注的还是我们的想法、资本能不能创造价值,这也是我们投资决策的关键问题。

问:你会为错过哪个项目而感到遗憾?

张磊:谈不上遗憾吧。“弱水三千,但取一瓢”,首先要选准自己的那一瓢,要有定力,投资要有选择性。很多时候,成功不在于你做了什么,而在于你没有做什么。世上的钱是赚不完的,还是要坚守长期价值的投资理念,在风险与利润之间找到最佳平衡点,在市场上经常弥漫的“贪婪”和“恐惧”的情绪中保持平常心、谦卑心和敬畏心。

问:在招聘投资经理时,你看重他们哪些能力和特质?你能否分享一下组建投资团队的优秀做法和心得?

张磊:主要看重的特质:好奇(intellectual curiosity),诚实(intellectual honesty)与独立(intellectual independence)即坚持价值投资的理念,同时对主流观点保持质疑和求证的精神;既能清醒地认识到能力圈的边界,但同时不断地挑战自我,去开拓新的未知世界。

我希望把高瓴资本打造成这样一个组织: 

第一,学习型组织。我们以学习为基础,以学习为取向。

第二,行动型组织。在学习而有所得之后,团队要思考如何将学习成果转化为卓越的投资。

第三,组织要为个体赋权,要让每个人都有实现自己最大价值的机会。为此要让组织变得尽可能扁平化,寻求精益管理,将个体变成支持整个公司高效运转的力量,让高瓴资本变得更好。

第四,要有好的企业文化。这样的企业文化,既不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家文化也不是时刻提心吊胆、视身边所有人为竞争对手的狼性文化。好的企业文化应该是运动员文化,有运动员的比赛精神,有团队的协作精神,失败之后能站起来,总结经验教训,不断提高自己。

问:如果让你挑选未来最值得投资的行业,你会怎么选?商业逻辑是什么?

张磊:我们现在越来越重视基础科学和原发创新(比如人工智能、生物医药等),这方面的突破也会创造出很多机会。其次技术与传统产业进行融合还有很多机会,要找到还有哪些消费者的根本需求没被满足,看能否满足消费者个性化的需求和体验改善等等。

问:现在处于金融去杠杆的阶段,国家也出台了“资产管理新规”,这对你在投资决策方面有什么影响?

张磊:资管新规加上杠杆降低,金融体系进入一级市场的资金量短期确实会有所降低;资金选择投资机构时也会更加谨慎,更关注管理人的专业性和管理能力,这个时候,注重长期、专业的成熟稳定的机构其实会更受益。长期来看,让投资机构回归尊重信托责任的本源,有利于防范风险,行业规范。

免责声明:本文转载自投中网,原文刊载于2019年1月,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

风险提示:投资有风险。相关数据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人请详阅基金合同和基金招募说明书,确认您自觉履行投资人的各项义务,并自行承担投资风险。

版权所有 好买Copyright © howbuy.com, inc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8003295号]

关于好买私募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网站地图 | 使用条款 | 隐私条款 | 风险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