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IDG资本熊晓鸽:中国VC行业还处于上半场

好买说:熊晓鸽认为,做投资心态特别重要,只要保持乐观心态,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VC和PE中国要真正进入下半场,首先要出现一个像纳斯达克一样的市场 。另外,做投资不是一个比体力的活,基金管理者失败的教训对于管理基金非常重要,年纪越大,吃的亏越多,失败的教训越多。

熊晓鸽坦言,做投资不是一个比体力的活,除了投资成绩以外,基金管理者失败的教训对于管理基金也非常重要,尤其是在当下这种比较低迷的市场环境下。年纪越大,吃的亏越多,失败的教训越多。

2018年12月5-7日,清科集团、投资界在北京举办第十八届中国股权投资年度论坛。论坛携手行业知名学者与重磅嘉宾,秉承传统,革故鼎新,解析政策趋势、聚焦投资策略、探索价值发现、前瞻市场未来。

会上,清科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倪正东和IDG资本创始董事长熊晓鸽进行了一场精彩对话。

投资界(pedaily2012)整理如下:

倪正东:IDG资本1992年成立,1993年进入中国,那时中国VC行业刚开始兴起。您是如何从一个媒体人开始做风险投资,并开启中国VC大门的?

熊晓鸽:很多东西不是可以提前计划好的。我当年离开旧金山,在美国做的第一份工作是杂志社编辑,写了一些风险投资的文章。后来认识了美国国际数据集团的创始人麦戈文先生,有机会正式步入风险投资领域。

1993年中国电子产品的出口量大概在51亿美元,彼时这是个很大的数字。我就与麦先生商量想到中国来做风投。现在回过头来想,可能是运气。我特别感激中国改革开放的政策,让我们这些人有机会到国外去学习,看到了世界上发生的事情,还能把看到的学到的东西拿回到中国的土地上来实践。

倪正东:今年迄今为止IDG资本总共有17家公司上市,2018年的成绩单怎么样?募了多少钱,投了多少钱?这是不是你们最好的一年?

熊晓鸽:我们今年上市的公司,有两个是在国内上市,大部分还是在海外上市。投资最重要还是退出。因此我们很期待科创板,它可能给中国的风投带来更好的退出渠道。在今年这样的大环境下,我们今年的投资速度比往年略微放缓,但在全行业还是处于领先位置。做投资说来说去最后还是追求好的回报率,我们一直在思考投什么样的领域,什么样的项目,在什么时候退出,能够取得最好的回报。

倪正东:今年是政策变化最多的一年,投资者和企业家都特别焦虑,您是老司机,我们应该怎么去面对这种焦虑?

熊晓鸽:投资是一份工作,投资人本身就要为你的LP担心。不管什么时候,做投资心态特别重要。做投资和管基金,也许是一个反周期的行业。因为反而在每一次谷底的时候,你才看得清楚真正很好的机会。大家都很顺,股票都很好,都在烧钱的时候,反而必须要冷静。中国在不到三年的时间内拥有了全世界最多的基金,但是好的项目是有限的。整个行业如果投资速度过快,对行业的研判又没有那么充分,价格抬得比较高,导致投资成本升高,就可能导致投资回报率下降。管投,就是管钱,管时间,管你的投资者关系。

倪正东:很多人觉资本寒冬下,中国不需要那么多的基金,未来两年,有人说90%的基金都会没有,您认为中国有多少基金管理公司最合适?

熊晓鸽:从购买力平价角度分析,我觉得这个数字中国最多是美国的四倍左右,大概1万多家。但不是一下子就变成那么多,一个好的基金管理人需要一定的成长时间。

保持乐观心态,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

倪正东:你们最顺的时候是什么时候?最不顺的时候是什么时候?您作为创始董事长,面临的一次最大危机是什么?

熊晓鸽:风投这个行业是很年轻的行业。到今天为止,美国最早的风投也不过是50多年。我们投的每一个公司都希望他能成为百年老店,可是不幸的是科技行业的百年老店非常少,在美国能数得出的百年老店,跟科技有关的一个是IBM,一个是GE。

我们想把IDG资本打造成一个百年老店,自1992年成立至今26年已经走过了四分之一的路,还有四分之三的路要去走。市场的起伏是一个常态,我们经历了多轮完整的经济周期,每一次危机来的时候,大家慌得不得了,CFO一天到晚找你,问有没有多少现金回来。做基金首先要保证出资人觉得你靠谱,你有长期的发展规划,处变不惊。

做投资行业,心态非常重要。合伙人在一起,永远保持一个好的心态,乐观看待任何一种挑战,去迎接它,把困难解决掉,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喜欢投资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大部分时候你都在学习新的东西,这本身就让人保持兴奋。

中国要真正进入下半场,

首先要出现一个像纳斯达克一样的市场

倪正东:业内有很多人说我们这个行业是不是要进入下半场,前20年是上半场。今年刚好处在一个拐点,各种变化特别多,您觉得今年VC和PE是不是进入了下半场?如果是进入了下半场,您觉得下半场会有哪些新的变化、特征和趋势?

熊晓鸽:中国还没有到下半场。美国做风投只有50年的历史,美国进入了下半场,中国现在还是上半场。

中国的股市是90年开始的,到今年不过28年的历史。美国今年出现了三家超过一万亿美元市值的公司,苹果、亚马逊和微软。而中国的创业板大概有500多家公司,不到五万亿规模,中小板600多家公司,大概7万亿规模,深圳主板原来有400多家公司,大概也是5万亿左右。

换句话说,美国的一个公司比中国一个交易所全部上市公司的市值都大。中国要真正进入下半场,首先要出现一个像纳斯达克一样的交易市场。中国的企业现在要在国内上市,必须要达到一定的盈利指标。而像亚马逊这样的公司在美国14年不盈利,但是没有关系,它可以快速成长。如果中国出现了像纳斯达克一样的交易市场,未来的“BATJ”都可以选择在国内上市。

倪正东:我们从20年前就呼吁中国要建立自己的纳斯达克,20年过去了,有3千多家公司上市,但是今天中国还没有出现真正的纳斯达克。科创板现在还是注册制,盈利要求还是很高,创业板变成了主板。我们一起共同呼吁中国早日出现真正的纳斯达克,只要中国没有真正的纳斯达克,我们都在上半场。

IDG资本有没有考虑传承的问题或者下一步发展的问题,您个人有没有一个退休时间表?准备干到多少岁?

熊晓鸽:做投资不是一个比体力的活,除了投资成绩以外,基金管理者失败的教训对于管理基金也非常重要,尤其是在当下这种比较低迷的市场环境下。年纪越大,吃的亏越多,失败的教训越多。前面我说到要把IDG资本做成百年老店,所以我们的团队这些年始终在不断学习和创新,始终保持竞争感,从投资到内部管理、人才培养等等都始终在为达成这个目标而努力。

倪正东:您最近这两三年为什么看好5G、TO B领域的投资,除了这两个,还有您特别看好的领域吗?

熊晓鸽:过去我们投资的很成功的公司,主要的销售市场都在国内,BATJ每一家在海外的销售额还未能超过10%。什么东西能够到销售到国外呢?我认为,TO B领域尤其是人工智能、大数据等行业一定要走出去。比如我们投资的科沃斯,是苏州的一家人工智能公司,做除尘器和、清洁器和玻璃幕墙。它的销售额有50%左右在海外,今年已经在A股上市。

国内的创业者在与政府打交道和开拓本地资源方面相较国外企业有很大优势。举个例子,目前全世界最大和最赚钱的银行都在中国,但我们的银行使用的系统主要还都是国外的金融管理系统软件。在这个领域我们就有很多发展空间。

我也特别看好5G。中国在4G领域排在全世界第一。5G时代将带来更多可以改变延申的机会。比如5G在移动互联网、医疗微创手术等很多方面都可以应用。中国在应用技术方面的发展一定比国外快很多,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

倪正东:我相信未来还是有很多的投资方向,5G会带来新的机会和新的应用。谢谢您,我们一起把投资界做好。

熊晓鸽:祝大家成功。祝贺清科18岁生日快乐。

免责声明:本文转载自投资界,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

风险提示:投资有风险。相关数据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人请详阅基金合同和基金招募说明书,确认您自觉履行投资人的各项义务,并自行承担投资风险。

版权所有 好买Copyright © howbuy.com, inc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8003295号]

关于好买私募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网站地图 | 使用条款 | 隐私条款 | 风险提示